收藏本页 | B2B |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
99

雅途印刷

纸品印刷 名片|宣传单|画册|杂志|产品手册|海报|折页|说明书|...

市场分析
煤企赚疯了:兰花科创利润暴涨4倍 火电厂却“为爱发电”有的预亏
发布时间:2021-11-22        

  再往前一日,两个板块的走势则正好颠倒了。10月20日,煤炭指数大跌7.22%,9股齐跌停;而火电指数上涨了4.64%,7股强势涨停。

  时代财经整理近期披露的上市公司业绩预告与三季报,发现绝大多数煤企都在今年赚得盆满钵满,其中不乏净利润翻番的。然而,火电企业却普遍业绩下滑,还有一些企业由于三季度煤价暴涨,从中报的盈利转为了三季度预告的亏损。

  10月22日,东兴证券分析师沈一凡向时代财经表示,煤价过高会直接挤压火电企业的经营现金流,甚至有可能影响企业之后数年的投资建设计划。

  然而,对于上市发电企业而言,除了社会责任,还要维持企业的正常经营,履行对于股东出资的义务。

  近期出台的一系列放开煤电价格上浮限制、调控过高煤价等措施,能否帮助火电企业修复利润?

  10月22日截至中午休市,Wind煤炭指数下跌3.86%,火电指数也下跌了2.32%。

  截至10月22日,已经有9家上市煤企发布业绩预告,除ST平能(000780.SZ)外,均预告盈利。其中,美锦能源(000723.SZ)归母净利润涨了3倍多,兰花科创(600123.SH)涨了4倍多。

  三季度以来,国内煤炭现货价格进一步攀升。Wind数据显示,无论是动力煤还是焦煤,三季度末价格相对于年初已经实现翻倍。

  煤价大涨、煤企大赚的另一面,是今年火电企业的普遍业绩不佳,截至目前披露了三季度业绩或预告的17家公司中,有15家盈利大幅下降,其中8家亏损。

  时代财经还注意到,由于第三季度煤价涨势格外凶猛,好几家发电企业的前三季度业绩由中报的盈利转为亏损。

  粤电力A(000539.SZ)10月13日的业绩预告披露,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,发电燃料成本同比大幅增长,电厂大面积亏损,第三季度亏损约28,000万元~38,000万元,因此前三季度业绩由盈利转为亏损19,000万元~26,000万元,而去年同期归母净利润为156,939万元。

  几乎每一家火力发电企业都在自家公告里“哭诉”,业绩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是燃料成本大幅上涨。

  电力作为国民经济的基础性支撑,相对于其他上市公司承担着更多的社会责任。不少企业都在公告中表示,即使承担亏损,也会保障电力供应。

  粤电力A在上述业绩预报中称,公司坚决贯彻落实广东省委省政府决策部署,勇担国企社会责任,全力保障电力安全生产和稳定供应,上网电量同比增幅较大。

  同在广东省的宝新能源(000690.SZ)也在10月20日披露的三季报中表示,公司坚持讲政治、保供电,坚决贯彻落实保供电决策部署,积极履行社会责任,为保供电贡献自己的最大力量。

  华泰证券近期研报认为,2021年前三季度,秦皇岛动力煤Q5500平均市场价格高达915.8元/吨,同比上升65.9%。火电发电企业业绩因高燃煤成本承压。预计火电发电企业三季度出现大面积亏损,亏损程度与火电发电量或成正比。

  也就是说,火电厂发电越多,亏得越多。从全国层面来看,高昂煤价的确已经削弱了部分煤电企业的发电热情。上述研报还指出,从发电量看,8月全国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速0.3%,较7月同比增速12.7%明显放缓,高煤价应该是增速放缓原因之一。

  沈阳市发电企业金山股份(600396.SH)就在三季度业绩预报中坦承,报告期内受煤价持续上涨、煤炭供应紧张影响,公司适时调整开机方式,发电量同比减少。

  根据其业绩预报,金山股份的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约为-9.4亿元到-8.9亿元,同比减少金额约为8.9亿元到9.4亿元。公司的经营压力很大。

  过高的煤价不仅会影响国民经济,还可能威胁即将到来的冬日供暖。从10月19日开始,国家发改委、郑州商品交易所等有关部门发布了一系列监管组合拳,坚决遏制高价炒作煤炭。

  政策调整已经初现成效,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连吃两个跌停板,10月21日夜盘继续低开逾9个点,结算价从一度逼近2000元/吨,一路跌破1400元/吨。

  同时,煤炭现货价格也有所回落,Wind数据显示,秦皇岛港动力煤(Q5500,山西产)10月21日的现货价格为2492.50元/吨,较前一日少了100元/吨。

  10月22日,时代财经致电宝新能源,对方工作人员表示,作为民营企业,公司基本都是从市场采购煤炭,而非通过长协覆盖,因此如果煤价出现下调,应当会利好公司四季度的业绩。

  在此前发布的三季报中,宝新能源曾表示,受全国性煤炭紧缺、煤价不断攀升等影响,电厂经营成本急剧上升、现金流情况趋紧,保供电形势严峻,发电保供任务异常艰巨。

  煤价高企下,国资背景的发电企业也并不轻松。10月14日,上海电力(600021.SH)发布的三季度预告显示,公司前三季度归母净利润在3.6亿元到4.2亿元之间,同比减少65.20%到70.17%;其中,第三季度归母净利润预计为-3.46亿元到-2.86亿元之间,同比减少163.41%到176.72%。

  上海电力的三季度利润大跳水与煤价上涨有着直接关系——煤价越高,利润越少。根据上述公告,公司1~9月煤折标煤单价约1050元/吨(含税),较上年同期上涨约45%;其中,7~9月煤折标煤价超过1200元/吨(含税),较上年同期上涨超过70%。

  国家调控煤价是否将会提升公司四季度业绩?对此,上海电力证券部工作人员10月22日向时代财经表示,相关宏观政策对于公司的影响目前还不好回答,后续如有必要会出公告。

  沈一凡告诉时代财经,“火电企业采购煤炭大多签的是长协,采购价格具有一定滞后性。因此,煤价调控对于火电企业的影响可能不会立竿见影,但对四季度的利润提升还是具有一定积极性。”

  除了煤价调控外,煤电上网电价上浮也可能进一步提升发电企业利润。10月11日,国家发展改革委印发《关于进一步深化燃煤发电上网电价市场化改革的通知》(下称《通知》),其中要求有序放开全部燃煤发电电量上网电价,并且扩大市场交易电价上下浮动范围:燃煤发电市场交易价格浮动范围扩大为上下浮动原则上均不超过20%,高耗能企业市场交易电价不受上浮20%限制。

  安信证券研报直接点出,《通告》发布后,煤电交易价格浮动范围扩大将有利于火电企业扭亏。

  时代财经注意到,已经部分电厂开始提高电价了。10月18日盘后,位于新疆的天富能源(600509.SH)发布公告,自8月1日起至明年4月底,对师市执行“一企一价”大工业一部制电价的电力用户,阶段性执行两部制电价(电度电费+基本电费),预计将增加公司8~12月电费收入2.08亿元。

  在上述公告中,天富能源表示,调整电价是由于全疆煤炭价格上涨,推动发电成本增加;如果2022年4月底煤价仍然没有回落到2021年6月份水平,则电价调整继续顺延三个月。

  不过,相比电价的调整,随着全球能源价格的上涨,火电行业的未来,其实已悄然握在了煤炭价格的手里。